北京租房市场:冰封市场中”暖流”涌动 低价租房被”抢光”

广告位

本报记者刘诗萌 北京报道2020年,北京住房租赁市场的下行有目共睹,价格较2018年年中的最高点已经下降了约10%。不过,在年底年初这个传统的租房淡季,市场却出现了一些“暖流”。“自从蛋壳出事之后,我

后“蛋壳”时代的北京租房市场:冰封市场中“暖流”涌动,低价租房被“抢光”

本报记者刘诗萌 北京报道

2020年,北京住房租赁市场的下行有目共睹,价格较2018年年中的最高点已经下降了约10%。不过,在年底年初这个传统的租房淡季,市场却出现了一些“暖流”。

“自从蛋壳出事之后,我就一直在看房,感觉最近租房确实有点涨价了。”最近正在换租的小王感叹。10月蛋壳公寓暴雷后,她和房东和平解约,便开始寻找新的租房。找房过程中她发现,自己之前关注的几间自如租房已经不再“打折优惠”。并且,跟蛋壳解约后进入市场的出租房也比区域内普通的房东直租房要贵一些,或许也会对区域内的整体市场价格产生一定影响。

尽管如此,包括北京在内,全国的租房市场仍然处于谷底。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1-11月的房租价格同比跌幅为0.5%。“目前,全国租赁市场整体呈现阶段性收缩状态。”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住房大数据项目组组长邹琳华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低价打折房越来越少

近日,《华夏时报》记者走访了北京一些地区发现,2020年上半年时能够轻松租到打折低价房的情况不复存在。

例如,四号线枣园站附近的一居室,6月份价格在3600元/月左右,但目前基本上都要3800元/月左右,可选的房源数量也不如之前多。清源路地铁站附近一家中介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自从蛋壳暴雷以后,现在自如、相寓手里的房源都少了,“剩下的能挑的不多,有啥是啥”。

这一说法固然有“促销”的话术之嫌,但并未完全脱离现实。据记者了解,类似现象从2020年秋季就已经初露端倪。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北京严格社区管理,要求房屋中介未经社区允许不得擅自带客户进入社区,3月15日才只允许一家中介一个小区只能进1名经纪人。4月初,两名中介还因为伪造小区出入证件提供给顾客看房被行政拘留。

在北京传统的租房旺季三、四月,中介只能依靠VR看房等手段来开展业务,但其效率与直接看房显然不能相提并论。因此,许多2019年年底就已经退租的空房,几乎有半年时间处于空置状态。

两会结束后,6月初北京应急响应级别下调到三级,人员基本恢复有序流动,北京的租房市场才逐渐恢复了流动性。为了尽快将空置房源出租出去,许多租赁中介、长租公寓都选择了降价促销的方式。

“上半年租不出去,也基本不收房了,很多人都在拿底薪,包括领导层也是。收房管家没事儿干,就也出来带客户看房了。”某租赁企业中介如此描述2020年上半年的情况。

不过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太久。一位“北漂”吴先生告诉《华夏时报》记者,9月初他换房时,或许就已经到了“房租打折季”的末期。当时,他在某长租公寓app上看到一套性价比非常高的房子,跟他之前住的房子位置、大小都相近,但价格便宜了800元/月。不过他前一天晚上预约看房,次日早上刚进房子还没仔细看,就已经被别人定下了。在看了六七间房后,他最终选择了另一区域仅剩的一间低价房。

整体价格仍然在低谷

而蛋壳暴雷后,原本蛋壳服务的房东和租客进入市场也加速了这一过程。从供需来看是合理的:大量需求和供给进入后,首先被抢走的肯定是市场上性价比较高的房子,其次才是原本价格不低的蛋壳房源和不再打折的其他长租公寓。

贝壳研究院的数据也印证了这一趋势:2020年11月新增房源挂牌均价为44.1元/平方米,虽然同比下降1.5%,但是环比上涨3.1%。不过,这部分需求并没有对整体市场走向产生实质性影响。从走势上看,北京的租房市场仍然处于低位。

根据住房大数据项目组对北京核心城区纬房租金指数的研究,2020年10月,东城、西城、朝阳、海淀四个核心城区环比都有所下调,仅海淀区在6-9月份、西城区在5月份房租价格有过回升,其他地区从疫情发生后房租价格均呈现连续下滑趋势。东城、朝阳两区的房租都已经跌破2018年初的价格。

“距离地铁站比较近的一居室,去年基本上都得4200,今年报价4000,还能再商量。”上述丰台区清源路附近的中介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同过去两年比,目前附近的房租还是比较低的。

不过在可预见的未来,北京将迎来一波租赁房源供给的高潮,也就是集体土地租赁房的集中入市。数据显示,2020年5月底,全市累计上报开工集体土地租赁住房项目35个、房源约5.2万套,户型以90平方米以下中小套型和职工宿舍类为主。同年9月,北京还提出集体土地租赁住房建设单位可以申请专项资金,补助标准为成套住房4.5万元/套,非成套住房3万元/间。未来,这类房源或将有效缓解北京住房供需矛盾。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

为您推荐